• 首页 > 焦点网谈 > 正文

    我好心疼,这些与病毒赛跑的抗疫者!

    张 弢

    分享到:
    2020-02-06 05:56:00   来源:营口之窗   点击:

    我好心疼,这些与病毒赛跑的抗疫者!

    作者:张弢   素材提供:张晓惠

    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型肺炎病毒,打乱了全国人民正常的生活和如期而来的新春佳节。虽然,我所在的城市离重灾区武汉很远,但依然感觉到了一种无以言说的紧张与恐慌。

    我以为,只要听从政府与医学专家的指令,宅在家里不乱动,就可以安然渡过这场?;?。我隔屏感受着远方抗疫逆行者的从容无畏与责任担当,我在感动在敬佩的同时,从不曾想过,自己的亲人会参与到这场?;锩?,并在后来我知道的每一天,牵动着我忐忑不安的每一根神经。做为一个与这场抗疫之战扯上关系的我,以自己亲历的情感与视野,见证了与时间赛跑的防疫者们不同寻常的“春节假期”。


    本来,我和女儿女婿早已计划好,在2020年的正月初二,要带着才三岁的小外孙女,一起去我的母亲家拜年、吃团圆饭……因为我们都不在一个城市居住,所以在腊月二十八那天,我就打电话给女儿,准备确定一些事宜。结果,无论我怎样打电话和发微信,女儿都是处于失联的状态。我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儿,神经一下子紧张和慌乱起来。

    直到深夜十点多,终于等到女儿的回电:“妈,春节计划取消,我在做疫情防控,很忙,别找我??!”未等我言语一句,疲惫的仓促语音就断了。我生气又担心地不?;夭?,却全部被摁断……


    无奈之下,我给女婿打去电话,终于知道,女儿在腊月二十七的傍晚,接到单位电话通知,要求立即返回工作岗位,连夜展开防控疫情的相关工作,并取消春节假期。那天,女儿是工作到次日凌晨才回的家,眯了一会儿后,就又返回到工作岗位了……

    我不清楚,女儿不是医护工作者,只是大石桥市金桥街道办事处负责基层科教文卫的普通工作人员,她能为抗疫做什么呢?我也无法想象,她和她的同事们,究竟能怎样忙碌,竟然连跟母亲通电话的耐性和时间都没有!

    我看到她发了一个朋友圈,说“除了同事,家人也好,任何人也好,不要给我打电话。别给我发微信,没有功夫看,一分钟也没有。爱我就给我留点时间,让我把工作尽快做完!”


    那一刻,做为母亲,我有一种茫然和心痛袭上来,眼睛一酸,泪珠断了线般滚落下来。我一向坚强,极少落泪。只是那么一瞬间,从未有过的想女儿,想她,更放心不下她。

    我想知道,她具体负责抗战疫情的什么工作?有没有危险?目前真正的疫情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?她每天多晚才能回家?她会不会害怕?她能安全到家吗?有没有饭可吃?单位有防护措施吗……

    这样想着,却是越想,心里越不踏实。就在除夕的夜晚,我独自开车去了女儿单位。推开她办公室的门,我一下子惊呆了:一群年轻的孩子们目不转睛地对着电脑工作,桌子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手机,正此起彼伏地响着铃音。

    “嗯,今天武汉返乡人员有几个?”

    “劝返点设置了几个?”

    “疫情防控指南传达了多少家?”

    “好,卫生应急物资马上下发……嗯,已经组织各卫生室开展重大传染病医疗救治知识培训了……对,疫情报告已经收到,正在组织疫情分析和追踪……”

    “你好,我们办事处正在指导卫计生服务中心开展观察病例、确诊病例、可疑暴露者和密切接触者的管理等工作,请放心,有医疗力量对疑似病例进行医疗救治……”

    我就站在办公室正中间,却像是一个隐形人,有点手足无措。孩子们只是用眼神跟我打了个“招呼”,他们没空与我“礼貌”,嘴和手都在不停地忙碌着。走廊里,时不时地有入户调查回来吃饭的工作人员推门而进,急匆匆送上一沓沓材料,又迅速离开。

    我无声地转身,悄然关上了女儿办公室的门。

    我渐渐知道,乡镇一线抗疫工作人员,每天都忙碌在街街巷巷里,逐一入户普查和宣传疫情,各村口亦设有关卡,24小时排查入境车辆与人员。这些抗击疫情的工作者们,有的只是戴着简易的防护口罩,忍着饥饿与刺骨的冬寒,日月颠倒地争分夺妙工作,他们是在与病毒赛跑……

    看着远方的和身边的医务工作者、基层疫情防控者、送餐小哥、环卫工人,等等,他们冒着被感染的生命之危,忘我地冲锋陷阵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负重前行,只为?;ず褪匚牢颐谴蠖嗍说乃暝戮埠?、风雨安然,我的心越发疼痛。

    我心疼我的女儿,她虽然年轻,体力与精力都尚能确保她可以胜任当下的高强度工作,但她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苦??!我也心疼跟她一样的同事们,因为忙碌,顾不上吃饭;因为忙碌,每天只能吃泡面;因为忙碌,几天看不见自己的孩子、爱人与父母;因为忙碌,也已经是心力交瘁……

    初七那天下午,我意外接到女儿的电话:“妈妈,春节快乐!”说完,电话另一端便“哇”地一声,哭了……

    我一愣,心里好似有把尖刀在放肆地疯狂绞割,身体里那个最柔软的地方一片血肉模糊。我痛极了,却强忍着急切,故作沉稳地问女儿:“闺女,怎么了?可以回家了吗?是不是累坏了?别哭,妈妈在……”

    女儿带着哭腔,说:“妈妈,对不起……都这么多天了,我才想起来还没给你和我爸拜年呢,我太不孝顺了……”

    女儿顿了顿,又说:“我想你了,妈……我没事,就是心里压抑,我们国家有那么多人都被感染了……我老公说他在家里点了一盏小夜灯,女儿昨晚回家时,看到家里亮灯,就以为我晚上没有加班,兴奋地在衣柜、窗帘后边和她的小帐篷里乱翻……她以为我像往常一样跟她玩“藏猫猫”呢!孩子没找到我,别提有多失落了……”

    “妈,你一定要听话,好好在家待着,别让我们这些在一线工作的人白辛苦,大家齐心协力,一定会战胜疫情的……”


    听见女儿安慰我的话,我眼眶一热,又笼上一片水雾。我发现,在防疫的短短几天时间里,女儿竟然成长起来了。我欣慰,女儿没有抱怨。我自豪,女儿参与到这场病毒防控的战疫里来,她正以奉献与坚韧,来磨砺和丰盈自己的灵魂。但是,我更要感恩,正因为有无数危险岗位上的抗疫工作者,以“抗疫病,召必回”的向心力与大无畏精神,全力坚守,共克难关,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国家的安定吉祥,我们才可以稳坐厅堂,安度春节。

    是的,因为有他们,灾难一定会过去!

    我找出一张2019年秋天女儿下班后和我一起吃饭时拍的照片,仔细端详,越看越发喜爱,也越看越发挂牵……原来,所谓的幸福,就是亲人安在,笑着吃下你做的满桌饭菜……

    作者:张弢,女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营口作家协会会员,营口摄影家协会会员,有散文、诗歌、古体诗词、新闻报道散见于《辽宁日报》、《营口日报》、《辽河》、《天津诗人》等媒体与期刊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大石桥市 防疫

    上一篇:营口机场为旅客安全出行保驾护航,未见异常旅客
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亚洲 另类 欧美 变态